旧爱还是一夜情?

时间:2021-06-11 作者:[db:作者] 热度:
  其实说ONS并不确切,旧爱重做更加恰当。我和老婆最好的闺蜜(以下简称Y)可不仅仅是一夜情这么简单的事情。Y说是老婆最好的闺蜜,但其实我认识她远在我老婆之前,我和她是一个大学同届不同系的同学。其实吧,我在读大学前是个名副其实的好孩子,认真努力读书,两耳几乎不闻男女事,感情经历真心可怜,只有一个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初恋,如果那能称为爱情的话,朦朦胧胧暧暧昧昧的那种,最亲密的接触也仅仅是拉拉手,那会可是正儿八经的处男。正因为这样才几乎满足了身为教育工作者的父母的所有要求。而进入大学过完既新鲜又枯燥的大一后,从大二开始我开始变了,不是说不努力奋进学习了,而是在男女关系方面开窍了,而且开窍还开得特别猛,当然这只是我自己给自己找的一个看上去还能接收的形容词,要照实了说也简单,俩字就能概括:人渣。后三年的大学生涯,我祸害了不少女生,尤其是初恋,她也许是我这辈子内心中永远的伤疤,这也是到现在我一直后悔的事,大概人只有开始慢慢变老了之后才会懂得反思和忏悔。

  关于我大学时期的男女关系,非常非常乱,不适合展开详谈,就只聊聊Y吧。认识Y是在一次校内活动上,然后就荷尔蒙迸发相互吸引了,而在男女关系上开了窍的我也顺理成章的脚踩两条船又和Y成了一对,Y虽不是我的初恋,但我和她却是彼此的第一个,我们在大二时一起告别了男生女生成了男人和女人。而后我又“积极”的让初恋变成了女人,后因为长期分居两地(我和初恋分别在两所大学)导致我对这份爱情失去兴趣而果断剔除不良资产把她给甩了,全身心的投入和Y的交往中。和Y的那段是我在大学里持续时间最长的恋情,其实前后满打满算也就只有8个月。8个月内我俩可以称之为疯狂的交合,总之能想到的都做了,不敢想的也偶尔会尝试。最后因为我再次“开窍”看上其他女孩而分道扬镳,Y的反应相当大坚决不同意,可我那时年少气盛屌的一逼铁了心甩了Y做了很多错事乃至后面搞成和她跟仇人一样的老死不相往来。接下来又祸害了几个女生后甩干净手后总算大学毕业了。而后在入职的第一家公司混了几年,期间单身狗一个,和远房表姐亲密了一段时间。继而跳槽第二家公司,安心兢兢业业工作混到了管理层负责一个非常重要的部门。几年后公司并购重组,我的部门接收了被并购公司的相关部门,第一次在合并后的新部门露面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脸庞,一个已经近十年老死不相往来的曾经的恋人,那个让我第一次完全了解和拥有的女人,就是Y。自我介绍环节中,Y在全部门人面前给了她直属老板--我一个难堪,面对我伸出的手视而不见,看我的眼神就跟看杀父仇人一样可怕,搞得我只能自己找个台阶下去,当时我是真的没怎么在意,我早已不再是当年那个年轻冲动的我了,再说分手那事终究来说是我的错,她只是一个受伤害者,我没有权利去责怪她。在后来的工作中我找机会和Y单独谈了一次,当我为当年的事向她道歉的时候,她的眼睛里是有泪水的。但是其后对我的态度还是那么冷淡生硬,也就仅仅是普通的上下级关系。在日复一日的工作中,我一直在注意着Y,进而发现在被合并公司另外一个部门里有一个女人,一直和Y亲密无间的相处,一起吃饭一起下班,就是日后成了在家中领导我的那个。起初我只是好奇,于是通过各种手段了解到了老婆的一些情况。Y进入原先那间公司后就是老婆手把手带的她,所以从师傅渐渐转变成无话不谈的好闺蜜。于是我开始有意无意的接近Y和老婆,死皮赖脸是免不了的,假公济私也是经常要用到的,通过一段时间的接触后,单身已久的我慢慢对这个比我大2岁也是单身的姐姐产生了兴趣,随即展开了密集的攻坚战。毕竟我的职位比老婆要高,又不要脸不要皮,也还算是幽默细心,所以她从一开始不情愿的例行敷衍慢慢的转变成接受,就这样我俩开始了隐藏在地下的恋情,引文当时的外资公司对于内部员工恋爱是非常反对的。而在我和老婆沉浸在爱情的蜜罐中时,Y却始终在老婆面前疯狂说我的坏话以达到拆散我们的目的,甚至有天下班后把我堵在办公室里要和我好好聊聊,她希望我放开老婆,不要去伤害一个年纪不小渴望爱情滋润的好女人,因为她不想老婆也跟她有一样的经历,在我心平气和的跟她解释保证我是认真的去爱老婆,想去真正呵护老婆的时候,Y就像个精神病人一样歇斯底里的对我一通冷嘲热讽,然后摔门而出。尽管有着各种各样的艰难困苦,最终皇天不负有心人,我历经九九八十一难终于赢得了姐姐的芳心。婚礼前Y尽管强调她并不满意我这个新郎觉得配不上老婆,但还是第一次对我们说出了祝福,还特地交待我要好好爱老婆,不然她不会放过我的等等,在Y的眼里我仿似看到了和当年同样的泪水。婚礼上Y很high,表现的特别反常,偶然我瞥到她的眼神,一种怨念和伤心混杂的感觉。而我和她曾经的关系Y并没有告诉老婆,我也和她一样默默的保守住那个秘密,直到现在。后来,我离开公司进入一个国企,Y也在几个月后辞职去了家新加坡公司,不久后离开中国去了新加坡工作。这些年间,我们和Y还是有紧密联系的,不是她回国就是我们去新加坡看她,她对我的态度也改变了很多,至少不再是冷淡,有说有笑成了大多数时候的标配,偶尔也会一如大学时挽着我的胳膊来点亲密接触。Y一直单身着,尽管老婆尽力的替她介绍,但是她始终是委婉的抗拒着,老婆有次急了质问她,她就说大学时受伤太深了,一直未能痊愈。回家老婆跟我说起还一个劲的骂伤害她的那个坏蛋,我只能打哈哈的岔开话题躲闪。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至: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