给妈妈的巨大帮助

时间:2021-06-02 作者:[db:作者] 热度:

  当你们看我和我妈在一起时,你们肯定会认为我俩有关系。也许你们不确定我们是不是母子,抑或是姐弟,但你们肯定会认为我俩身上流着同样的血。我俩之间长得如此相似,若是在街上我们与你们擦肩而过,你们必然会回头观望的。  我185高,妈妈高172。我俩都是黑发,黑眼睛,几乎每天都会一起跑步锻炼身体,保持着非常不错的身材,不过她却有着我没有的曲线。她全身玲珑有致,你若看到她,必然挪不开眼睛了,至少我是的。  并非是她在炫耀,可她就是有一套展示自己的方式。当她坐在我对面时,她会挪动屁股,这样就能让我完美地欣赏到她整个胸部了。她的乳房很棒,呈完美的锥形挺立在胸前,让你非常想去抚摸她们,至少我会想。  我从未忘记第二次看到妈妈不戴胸罩的样子。那时她正在换衣服,卧室门半掩著,她不知道我就在外头。她站在镜子前,欣赏自己白嫩性感的娇躯。她深吸一口气,一手按在肚子上,慢慢地转动身体。我好惊喜,她的乳头比我看到过的乳头要大,以前根本没机会看到她的乳房,更不用想她的乳头了。她的臀部异常迷人,浑圆挺翘;修长结实的大腿叉开站立,吸引著男人去偷窥那神秘的尽头。  我俩不光外形很相像,思考问题的方式也有好多好多的共同之处。我们只有唯一的影片和音乐收集:那就是“我们的”。我们的生日只差一天,我们总是会因为同样的笑话放声大笑。  我妈名叫琳达,这名字很适合她。在我出生后,我那个爸就消失了,我妈说她一点都不想他。她有个妹妹,叫做伊薇特,我叫她维特,因为在我很小时,我妈就老喊她伊薇特阿姨,我以为她叫的是维特阿姨(注:这里因为是英文,有差别,狼友不必在意)。我名叫丹尼,不过她总是叫我“甜心”。这就是我家的所有成员。哦,对了,还有她的男友弗兰克,我总把他当成混蛋弗兰克。  弗兰克是个婊子养的员警,不喝醉时一切都还好,可他很少不喝醉。两瓶啤酒下肚,他就找不到东西南北,只知道到处乱叫。他真不是个好员警,和另一个员警一起当黄牛,私下出票,不用怀疑他从不缺钱。我实在难以理解为何我妈会喜欢他,她基本上看不到他人影,白天醉的一塌糊涂在家沉睡,晚上才上班执勤。  三个月前我去上大学时,他俩才开始交往。其实我一点都不想离家求学,可我妈坚持说,念了大学,学好技术课程,才能谋求好的社会地位。如今我讨厌回家,因为他在那,可我又讨厌不回家,因为她在那。  上一次我回家时,他又喝得酩酊大醉,当我妈没有尽快给他拿来啤酒时,他竟然猛捏我妈的乳房,直到她疼得流泪才松开。我挥拳揍他,想把他赶出去,他竟然也挥拳还击,打到了我的眼睛,裂开了一条口子,缝了五针才好。他威胁我说,要是我把这事传出去,他会给我好看的。  第二天,维特阿姨给我打电话,让我赶紧去她公寓里。  “宝贝,我们得谈谈,那个弗兰克得想办法弄走。我真不想让你难过,可你妈每天打电话给我,跟我哭诉那个混蛋又虐待她了。她说她也想把他撵出去,可他威胁你妈,说他会叫他的员警朋友修理你。”  我说,“我会弄把枪,把他的脑浆打得墙上到处都是的!”  “你别失去理智啊!也许我们有更好的办法。你妈不想乱来的,她真的不想失去你。我真不应该把这些事情告诉你的,可你根本不知道你妈有多爱你。她总是跟我说,我的丹尼是不是你见过最英俊、最聪明的孩子啊?我的丹尼是不是你见过最性感的孩子啊?巴拉巴拉,好多好多,每天都说这些。甚至我曾经跟她说,好吧,既然你这么喜欢你儿子,你该和他上床的。她竟然回答,要是他不是我儿子,我会的。你看,你妈真的对你很上心呢。”  维特阿姨真是个长舌妇,一直说一直说,“太有意思了,你妈还跟我说你长得有点像查理先生”她已经疯了,当她最终说完,不再闲扯,我看见她分明有泪水噙著。  “你在说什么啊,维特阿姨?”  “呃,当我俩还是小女孩时,爸爸带我们去海滩玩。回家的时候,我们都很累,就小睡了一会。我俩最先醒来,走进他的房间,他正仰躺在床上,浴巾也没盖,他腿间那个巨大的东西直直地指著天花板。我俩赶紧跑出去了,这么多年来,还一直调笑这事情。我们叫他查理先生。只要我俩有了男朋友,就会问对方,他的东西有没有查理先生的那么大;从没遇到过有那么大的人,但你妈跟我说,你的就是。”  我笑起来,“你开什么玩笑啊,维特阿姨,我妈才不会跟你聊我阴茎大小的事情呢。”  “呵呵,那我怎么知道你喜欢裸睡呢?宝贝,我和你妈每天都都会聊聊生活中的琐事,她不止一晚地看见你的东西直直地指著天花板,我第二天就知道了这些细节。唯一一件我不确定的就是,你是否真有查理先生的那么大。要不,你现在就给维特阿姨看一下?”  我知道维特阿姨很开放,已经有了好几任老公了,可我依然认为她是在开玩笑,于是开始吓唬她。我脱掉短裤,穿着三角裤站在她面前,嘲弄地笑着。我拇指勾在三角裤的腰带上,然后盯着维特阿姨,关查她的反应。她走过来,我还来不及躲闪,她就一把将我内裤扯下来了。我震惊了,她却大笑起来,“天呐!竟然比查理先生的还要大一些,更漂亮!”  维特阿姨就跪在我面前,伸手握住我的阴茎,含进了嘴里。  “维特阿姨,你要干吗?你都已经结婚了!”  她抬起头,笑着说,“我只是允诺我的身体是他的,可我没说我的脖子以上的也属于他啊;而且,你东西太美味了,不容错过啊。”  维特阿姨含进去一半,贪婪地舔吮著。她含着我的龟头,开始从马眼里渗出分泌物。她舔干净那些液体,然后笑说,“现在我知道为何你妈要叫你甜心了,嘿嘿。”我的阿姨手指缠绕在我肉棒根部,一边舔吮,一边帮我打手枪。她知道我快要射了,更加用力地抽动。第一股精液喷出来时,她往后退了退,但马上又舔起来。  “啊!啊!啊!”我只知道重复地呻吟著,直到将精液全部射进她嘴里。我无力地躺倒在沙发上,笑着说,“维特阿姨,你今天好奇怪啊。”  “真不错,你就有条很棒的肉棒,但我们依然要解决弗兰克的问题,对吧?”  当我离开时,又像平常一样吻了下,我知道刚刚发生的只不过是一次午后欢愉罢了。  和维特阿姨在一起的那天之后,我开始将解决混蛋弗兰克提上议程。我也意识到我有多爱我妈。一天我终于决定要试着告诉她我心里所想,当然不是用语言直接说出来。我抱着她,直直地看着她的眼睛,说道,“我爱你,琳达。”  她愣了一下,道,“我也爱你,丹尼。”  我抱着她,接着说,“接下来,我们该干嘛呢?”  “什么都没有,”她伤感地笑笑,“我们只是继续爱着对方。”  又过了一段时间,我决定来一次理论上的讨论,“妈妈,要是两个成年人深爱着对方,他们应不应该想办法表达他们的爱意呢?”  她挪开目光,低声说,“我不知道,丹尼。”我知道,她已经回答了我绝大部分疑问了。  上个礼拜,是我俩的生日,我建议去屋顶庆祝,午夜12点,我俩生日相会的那一刻干杯。那是一个温暖的夜晚,繁星密布,正当12点时,我俩喝完最后的酒。我深情地吻着她,托起她的乳房,用拇指和食指夹起她的乳头,轻轻揉捏。我牵着她的手放到我肿起的阴茎上,给她看,她有多吸引我。她沿着我的棒身,轻轻地抚摸,渐渐地,呼吸急促起来。  “喔,丹尼,我……我就想你像这样看我,我希望你想要我……因为我……”  她没说下去,眼里噙满了泪水,怜爱地抚摸了下我的脸,转身走了,留下我一个人,孤单地看着满天星辰,直到天明。  上个周五晚上,混乱开始了。我回家过周末,那个混蛋正等著吃晚饭,然后去上班。他在等我妈炒菜时就吃了一些,然后就大吵大闹,说我妈这么慢,他会迟到的,然后跑到厨房里,狠狠打我妈妈的屁股。我愤怒了,我抓起那本厚厚的电话簿,大声对他说,“放开她,你这混球!”当他转身想揍我时,我用尽全力把电话簿朝他砸过去,正好打到他脑袋一侧。他被砸倒了。我想我真的弄死他了,但我我很快发现他还有这微弱的呼吸,胸口缓缓地起伏。  “快点,妈,赶紧离开这地方。”我俩迅速收拾了点东西,跳进车里,开出这座城市,跑到一家非常偏僻的旅馆里。  我俩一关上身后的房门,就热情地拥吻在一起。她从我裤裆里掏出阴茎,轻轻地揉搓。我阻止了她,“妈妈,你确定要这样?”  “嗯,丹尼,我确定。我一直就知道我会的。
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至: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

相关推荐